维他元F

感谢您关注这么垃圾的我
杂食主义者
写文是不是就等于混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这些角色
我喜欢创造他们的原作者
有时写文
因为他们让我喜欢到了一定程度
文笔很烂
很多时候推荐会刷屏
谨慎关注
微博同ID

『安雷』扣了一辈子

元芳的目录

OOC
私设注意
第一次写安雷

“安迷修,英语老师找你。”雷狮将卷起的新概念往安迷修头上一拍。

“疼!”安迷修用左手捂住头,手却还是没有停下,“唰唰唰”地写着物理题,却还是应了一声,“知道了。”随即放下了手中握了快一个上午的笔,离开了座位。

雷狮看着自己旁边的位置终于如愿以偿的空了下来,笑了起来。却又用手捂住脸,低下了头。

为什么自己要笑呢?

“安迷修,你这次的英语测验成绩不太理想,你看,这几道语法题我上课都强调过多少遍了?为什么你还错?你上课到底在做什么?在大家都对了这些题目的情况下,你却错了,就相当于你起跑线比别人多了多少米?你自己再回去好好琢磨琢磨。不行就找找雷狮,让他教教你。”

“好的,谢谢老师!”安迷修却清楚,自己在课堂上想什么。

自己身旁的那一位仁兄。

“你好,我叫安迷修!很高兴能够和你成为同桌!新的学校,新的开始,让我们一起努力吧!”安迷修看着自己旁边这位升上初中的第一位新同桌,很友好地打着招呼。

可是雷狮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安迷修伸出的手尴尬地停在空中,仿佛被时间定格。

好半天,雷狮才懒洋洋地开了口:“放下吧,新同桌。”

这个人不好打交道。但是也不至于太没有良心,好歹回应了我。这是雷狮给安迷修的第一印象。

“安迷修,你做事怎么拖拖拉拉的?能不能快点儿?我肚子都快饿扁了!”雷狮坐在座位上写作业等着安迷修做值日。

“那你来帮我啊!”

“不帮!”

“那你就得等我了。”安迷修继续清扫着课室的角角落落。

“哼!”雷狮低下头,看着桌面上的数学题,想到了思路,咧嘴一笑:等就等啊!

还好安迷修没看到。

这是他们成为同桌的第二年。

他们的班主任也是个奇葩,座位什么的都是自己选择,你爱和谁坐随你便。也不管你这两个人坐在一起上课是不是会讲话。

“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丹尼尔这样说道。

其实这个班主任长得挺有规矩的,看上去很负责,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任性的男人。丹尼尔任由同学挑选座位的行为让安迷修有了这样的印象。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高兴?

“安迷修,快点快点,今天我请你喝饮料!”

“怎么了?今天这么开心?”安迷修收拾着书包。

“没什么,就是想请你不行啊?不喝就算了!”

“别,我怎么能辜负你的一片好意呢?”安迷修背起书包,推好自己和雷狮的椅子“走吧!”

站在奶茶店前,安迷修看着雷狮,开口:“少喝点冷的啊!你变声期呢!”

“不怕!再怎么变,我的声音都是这么好听!”

“快停下你危险的想法!”安迷修面带微笑,温柔地对奶茶店的小姐姐说:“请给我两杯奶茶,一杯少冰,一杯热。谢谢!”

雷狮拿到热奶茶,心中不忿:“为什么你喝冷的?而且明明是我请客,为什么我不能自己选择。”

“因为我变声期已经过了啊。”安迷修微微笑,“喝热的对你好呢。乖!”说着,安迷修伸出手揉了揉雷狮的头。

雷狮表面上还是不开心的样子,却一边喝着热奶茶,一边感觉心都被暖了起来。

此时他们初三,安迷修比雷狮高了五厘米。

高中一年级的他们没想到缘分这么有意思。

“又见面了,雷狮!”自从拿到通知书之后,两人便没再联系,班级散伙会雷狮都没出现。

“嗯。”

“你不是被XX录取了吗?怎么跑这儿来了?”安迷修忍耐住心中的震惊,但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

“怎么?不允许吗?”雷狮盯着安迷修的眼睛,却突然笑起来。

安迷修也跟着傻笑。

缘分啊!

其实不是缘分。雷狮心里想。

“安迷修过来帮个忙!老师刚刚说的怎么除草来着?”

“原来你也有不会的啊!”

“我又不是全能的。”

“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全能的。”

空气尴尬了一瞬。

“咳!怎么除草,快教我!”雷狮忽略掉内心的异样。

他好像知道那是什么。

这是参加高二学农活动的安迷修的第一次表白,雷狮却不知道。

高三的生活节奏安迷修和雷狮很快就适应了下来。

没什么难的,他们都是有目标的人,而且都是能够为了目标努力的人,自然是有决心改变自己。

“早!今天坐哪份题?”这是安迷修坐下后对雷狮说的第一句话。

“英语第三套。”

“嗯。”

便开始做题。

两人都不敢心猿意马。

等过了这段特殊时期,有的是时间。

两人都是聪明的人。

“终于拿到通知书了!”安迷修想揽过雷狮的肩膀,却惊奇地发现雷狮在这三年里长高了不少。

七厘米的差距。

还好只是身高上的。

安迷修抱住雷狮,雷狮给予回抱。

两人十指相扣,这一扣,就是一辈子。

初一上学期开学两个月的时候,安迷修准备借雷狮的手机查东西,却意外发现雷狮的搜索记录。

与抑郁症相关。

安迷修却没吱声。查了东西便将手机还了回去。

但是在那之后却有意亲近起这个当初自己认为不好相处的人来。

“绝对不是因为同情!你相信我!”

“嗯。所以说,安同学,大半夜的就不要扰民了吧。”雷狮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不是已经扰了很久吗?那么再多扰一会儿也没关系的吧?”安迷修欺身而上。

“说好的为他人着想呢?”

“隔音效果非常好的,你放心。”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安迷修!”

在与雷狮相处的过程中,安迷修知道了他有些抑郁的原因。

雷狮的母亲是被性 侵才生下了他的。

雷狮的母亲是个温柔的人,虽然觉得雷狮是不应该出现的,却还是将其生了下来。

毕竟这是一个生命。

可是最让雷狮忘不了的,是识字后看到母亲当年遗书中的一句话。

下一世会干净的吧?

“会的,妈妈会干净的,你相信我,也相信她!”安迷修捧起雷狮的脸,认真地盯着那双盈满了晶莹的泪的眼睛。

雷狮闭上了眼,任由眼泪滑落。

他释然了。

【完】

【谢谢观看】

【作者】
安雷日快乐!
啊,基友 @-予尘- 说了我才知道今天安雷日。(捂胸口)
用自己拙劣的文笔写了这一篇,耗费一个多小时。一点深度都没有,自己也不知道写出来是为了什么。应该只是想被他俩的甜甜蜜蜜虐一下吧!(送给自己“单身保心茶”)
对于一切被伤害过的男孩女孩们表示心疼!

作业还没开始做啊,码字码得眼睛疼。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