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他元F

感谢您关注这么垃圾的我
杂食主义者
写文是不是就等于混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这些角色
我喜欢创造他们的原作者
有时写文
因为他们让我喜欢到了一定程度
文笔很烂
很多时候推荐会刷屏
谨慎关注

『雷安』咖喱饭

元芳的目录

OOC
私设
表示并不会写办案过程
皆为胡编瞎造,请勿当真,基本跳过
难得的大 粗 长

“今天要吃咖喱饭吗?”安迷修一边穿鞋准备出门,一边问雷狮。

穿着大龄儿童服装的雷狮盘腿坐在沙发上,低着脑袋打游戏,听到问话,头也不抬的对安迷修回道:“要。”

安迷修打开门,正准备踏出脚去,却又转过身来,嘱咐着雷狮:“我很快就回来,你乖乖打游戏,千万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啊!”

“你没带钥匙。”雷狮打赢了这盘游戏,抬头向安迷修看去,“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每次出门前都要念叨一遍,啰嗦!”

安迷修刚想对雷狮表达自己的滔滔爱意,感谢他提醒自己没带钥匙,却被这人吐槽了啰嗦。安迷修表示受到了重击,但还是坚挺着问雷狮:“你怎么知道我没带钥匙?”

“你平时都把钥匙扣在裤子上,一动就会有声音。傻 逼得让人印象深刻。”雷狮对其表示鄙夷。

安迷修捂住胸口表示心痛到无法呼吸,却还是顺从习惯,将钥匙扣在了裤子上出门。

安迷修是在炎热的夏天认识雷狮的。

安迷修喜欢吃咖喱饭,而且特别喜欢一条离自己家很远的小巷子里的那家店。

今天星期二,可以去吃咖喱饭啦!安迷修雀跃欢呼。

毕竟那家店很有特色,一周只开张两次。一次星期二,一次星期五。

“老板,一份咖喱饭。”安迷修付了钱,准备找个位置坐下,却发现几乎满了。

安迷修不愿意打包回家吃,他对此有点偏执,总是认为打包的食物就会失去原来的口感。

毕竟是在小巷子里的店,摆出来的桌子也不好意思太占道儿,于是只有四张方桌。

安迷修没办法,只能向那位穿着中袖的男人请求:“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那人却没回答。

安迷修探测不到他的态度,只能尴尬地在一旁站着。

“坐吧。”中袖男子隔了一会儿才回道。

时间掐的可真对啊!安迷修坐下后感慨道。刚刚那男人让自己坐下的同时,咖喱饭就上来了,还是两份!

“对不起,我向您可能是上错了,我只要了一份咖喱饭。”安迷修面带微笑地看着店主的夫人。

“你想多了,这一份是我的。”中袖男子突然开口,伸出手将饭盘端了下来。

“这份是你的!”夫人把另一盘放在安迷修面前。

“呃,谢谢!”安迷修尴尬得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你能不能不要那一副吃相?”

“嗯?什么吃相?”

“猪一样的吃相!”安迷修对面的男人扯了扯嘴角,道。

安迷修头低得快要贴近盘子了,安迷修用勺子戳了戳米饭,内心吐槽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

“你叫什么名字?”

“猪!”安迷修没反应过来,顺口就答了一句。

“哈哈哈!你还真是猪!”那人捂住肚子笑得前俯后仰。另外几桌的人都看了过来。

“我不是猪!我叫安迷修!”

“啊!雷狮!”雷狮对安迷修伸出手。

安迷修礼貌性地把手伸了过去。

“啊!”旁人纷纷侧目,安迷修连忙止住自己的尖叫。

雷狮用力地握住了安迷修的手。

安迷修正想揍人,雷狮却松开了手,起身走到安迷修身边,凑到他耳边说:“和你做个朋友,米饭。”

雷狮在说话的同时,还将自己的名片塞进了安迷修制服的上衣口袋里。

“再见!”雷狮摆了摆手。

这人有病吧!安迷修忍不住吐槽,却还是把名片拿出来看了看。

雷狮的电话号码。

安迷修表示真的没想打这个号码的。可是还是鬼使神差地拨了出去。

“嘟嘟嘟!”

电话被接通了,安迷修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米饭?”

你怎么知道我是安迷修?

“嗯,那个,今天有空吗,一起去吃咖喱饭啊!”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傻子,被捉弄了之后居然还想和他交朋友。

“当然,只要是你约,我就有空。”

安迷修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能回了一句五点见,就等着对方挂电话。

“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你挂啊!”

“我不挂电话的。”安迷修确实是从来没主动挂过别人的电话。

“哦。讲究。”雷狮挂了电话,独留安迷修在电话这头一脸懵圈儿。

这都是往事了,那天安迷修不仅赴了约,还收获了一枚男友。

想着家里没有咖喱了,在货架前挑挑选选的安迷修正犯着难,电话铃声却突然响起。

“安迷修,你回来警局一趟,13区有事情。”

安迷修很清楚13区是个怎么样的地方。污浊不堪,地下交易猖狂,金钱上也沾满了秽物。女人在那个地方也仅仅是被当做玩偶一样,却还是低价得令人发指的玩偶。

安迷修打了个冷颤,低下头,又抬起来,准备给雷狮打个电话报备一下。

“嘟……”无人接听。

安迷修皱了皱眉,却也没多想。连选好的东西都不管了,奔下楼打了辆车回了警局。

“这次又是什么案件?”安迷修看到了明明还在休假的格瑞。

“刑事案件。和上次一样是有人被杀了。”

为什么要跨区找我们局的警员?

“你们三个先赶过去看一下,那边会有人协助你们的。”

安迷修和另外两人点点头。

“格瑞,你记得是哪一次吗?”金揪了揪格瑞的衣角。

“应该是说杀了人还在墙上写出他们组织的名称那一次。”格瑞缓缓地说道。

安迷修和金无语。

“走吧。”格瑞率先向外走去。

到了现场,映入眼帘的是墙上血腥的三个字——海盗团。

安迷修闻到了血的味道,皱了皱眉。

“作案时间大概是上午八点左右,距离现在时间相隔不远。作案手法一致,可以确定就是上一起案件的团伙所为。死者有用刀具进行反抗,但是不知道对方是否留有血迹,需要仔细探测。”

“嗯。”

“可是为什么要找我们来查?”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这么想着就说了出来。

“你们不知道吗?”做着记录的小民警抬起头,“死的人可是你们局长啊。”

局长?安迷修细细地回想了一下这号人物。不能怪他连局长都不大认识。关键是这位克局长自安迷修来到这个警局,就没怎么出现过。偶有两次,还都是匆匆忙忙地夹着包到办公室里很快又出来。平日里都是由格瑞下发任务给大家。

听到这句话,一向平静的格瑞不由得垂下眼,半晌,开口道:“现在知道了。好了,继续办案吧。”

事发地恰好是没有监控探头的地方而且还是需要七拐八拐才能找到的人烟稀少的深巷——也不会有几个人那么傻地在能被拍到的地方杀人,又不是傻子。

这可有些棘手啊。安迷修握拳。

“好了,我们回去了。”格瑞突然开口。

“啊?格瑞,这案子都还没解决,怎么就回去呢?”金疑惑道。

“好。”没想到当地警员却表示赞同。

所以说我们仨跑这一趟是为了什么。

就在安迷修转过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见了小巷的拐角处飘过了一片黄色的衣角。

回了家,准备泡个热水澡舒缓身心然后抱着雷狮安然入睡的安迷修却惊奇地发现,那个平日里几乎就是宅在家里打游戏的男人难得地没有褟在沙发上。

去哪里了呢?这个问题在安迷修脑子里也仅仅是滑动而过。毕竟雷狮是个成年人,体型还比自己高大——虽然这是个让安迷修不想承认的事实。还是拥有能够保护自己的能力的。

安迷修这一夜睡得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虽然做的梦仅仅是那个衣角飘过的不断重复播放。

今天周一。虽然起晚了,但还是得回警局。

安迷修发现局内的气氛并不同以往。就连最闹腾的呆毛姐弟和凯莉都没了声响。

怎么了?

“找到犯罪嫌疑人了。”格瑞看出安迷修的疑惑之处,解释道。

“那是好事啊!大家怎么不开心?”安迷修走回自己的位置上,放好东西,“对了,怎么找到的?不是说没什么头绪吗?”

“因为……”凯莉这时候有些支支吾吾的。

“因为抓到的,是局长的得力副手。”

安迷修无言。那这整一个案件都对不上号了。也就是说局长的副手建立了海盗团这样一个组织。可是他想要杀了局长也没必要闹这么大阵仗吧。

“当然,这位嫌疑人说他并没有杀害局长。但是他也没有不在场证明。”凯莉是负责审问的。

金摆头,说:“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你和安迷修去查看一下案发附近的监控。呆毛姐弟跟我来。”

“监控不是已经查过了吗?”

“你们再细细地搜查一下。”

“哦。”

对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个上午的安迷修和金,不仅什么都没找到,还弄得眼睛疲惫不堪。

正准备休息一下,金突然大叫道:“这个算不算!”

“什么?”安迷修探过头去。

金按了暂停键,用手指着屏幕上那抹模糊不清的像是衣角一样的东西。

有些熟悉,就像是——安迷修昨天在巷拐处看到的一样。安迷修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记忆力与辨别能力。

“截图下来,发给格瑞。”

“好。”

“衣服的话,这个范围很大啊。”格瑞看着那张截图,“算了,你们先回去呆着吧。”

两人点点头,退出了格瑞的办公室。

“安哥,你说,那伙人会不会再次行动啊?”

“很可能。”

“那我们得快些破了案子啊!”

“嗯。”可是光凭一片衣角要怎么破呢?

雷狮还是不在家。为什么这两天他这么反常?安迷修将咖喱饭摆上餐桌后,坐到沙发上,认为自己应该找雷狮了。

可是到这时候,安迷修才发现,自己对雷狮的所有印象都还只停留在他喜欢吃咖喱饭,喜欢打游戏,爱宅在家里,爱穿大龄儿童服装上。甚至连雷狮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更别提家住在哪里,爱去什么地方。

安迷修这个恋爱白痴都感觉到了不对劲。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网上都是说恋人是会坦诚相待的。而雷狮这对自己瞒这瞒那的,是真心喜欢自己吗?

正这么想着,门锁突然“咔哒”一声。

“雷狮?你去哪儿了?”安迷修站了起来,朝家门的方向看去。

雷狮左手绑着绷带,满脸阴沉地看向安迷修。然后右手“啪”地一声,关掉了灯。

“雷狮你做什么?”安迷修内心不安。之前有一次,雷狮也是这样反常,不过也没有严重到像今天这种情况,双眼充斥着凶狠和阴冷。

“唔!”安迷修的唇被雷狮撬开,灵滑的舌却有些凉,如毒蛇吐着信子一般游走着。

他是张着嘴吹风回来的吗?

安迷修用力推开雷狮,却因为反作用力而坐到了沙发上。安迷修开口道:“雷狮,你又闹什么脾气?你这两天乱跑我还没说你呢!你说现在这么乱的情况下,杀人犯纵横,你这样不告知家里人一声是很危险的啊!”

雷狮倒也是出奇地有耐心。听完了这段话,却是俯下身,手臂撑到了沙发上,嘴唇凑到安迷修耳旁:“我不怕啊!米饭!”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那个杀人团伙的头儿呢?”

“什么?”安迷修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随即被情 欲的浪潮拍翻在沙发上。

雷狮平日里对待安迷修算是温柔,可是这一次却是将耐心放在了听先前那番废话上。就连前戏都省略了,褪去衣服便长驱直入。

像是濒死之人最后的挣扎。

安迷修被疼得吱不出声儿。用力抓着雷狮的背部。若是开了灯,便可看见那上头满是红痕。

血渗了出来,由鲜红变为暗红只不过是刹那间。

安迷修努力在这无法反抗的处境中寻找快感。终于找到。高 潮即将来临。

“米饭,我们一起去吧!”雷狮的声音如沉重的大钟被敲响,回荡在安迷修耳旁。

“嗯!”安迷修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已经被欢愉冲昏了头脑。

“刺啦!”刺耳的声音响起。

定格了安迷修因难以置信而瞪大的双眼。

雷狮轻笑起来,趁着安迷修还未完全死去说道:“米饭,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叫你米饭?因为米饭真的是很纯洁啊!纯洁到想让我化身咖喱去吞噬他的洁白。”

“这也是我喜欢咖喱饭的原因!”

“为什么你要杀人?”

“他们都该死!”

又是一声“刺啦”。

“我身为污浊中的污浊,必须清理掉他们。”

餐桌上的咖喱饭变质了。

米饭被腐臭的咖喱汁包裹着。

(完)

案子真的不会写,我没有功底啊!雷狮设定是和海盗团一起做过不干净的事,但之前还没有杀过人。而杀人是因为那些人贪 污腐 败还想搞政变。
(牵强地说出来)雷狮看不下去了,又没有看到有人治理这些腐臭的鱼,就决定亲自动手。
靠近安迷修则是在上一次看到了他,就很想靠近安迷修将其同化。(这奇怪的心理)
安迷修是因为平时案子其实挺多的,所以有点记不住上一次事件。
而到了后面,雷狮其实有被克局长反击,受伤了,而且被说了一番话之后,就彻底黑化了。才会出现这个结局。
非常羞耻地解释完了自己认为会有不解的地方。
之后可能还会写一篇HE的警察安,差不多的套路吧。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