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他元F

感谢您关注这么垃圾的我
杂食主义者
写文是不是就等于混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这些角色
我喜欢创造他们的原作者
有时写文
因为他们让我喜欢到了一定程度
文笔很烂
很多时候推荐会刷屏
谨慎关注
微博同ID

『凹凸世界』『雷安』『瑞金』『帕佩』除夕快乐

元芳的目录

 

严重OOC
几个网络上的梗
除夕小段子
段子原作者不是我
私设三对都是交往中
真的是帕佩不是佩帕
大家除夕快乐


『雷安』

除夕夜前夜,雷狮表示想要和安迷修做事情放弃安全 措施,这还是自从两人交往一年以来,雷狮第一次要求不戴 套。之前因为安迷修了解到如果没有清理 干净就会引起发烧,所以一直以如果不戴就分手为理由威胁雷狮。而雷狮在此之前也遵守了安迷修的要求。

"今天正好是我们交往一周年的日子,难道你不认为我们应该换点新花样吗?"雷狮洗完澡之后身下只围着一条素色毛巾,头发上和身上的水也没擦干,从上至下地流下来,归宿也不知是毛巾还是毛巾下那神秘的地方。

安迷修虽然面对这幅美男 出浴图已经观赏过不知多少次,有多么完整,但是每一次的感受都是相同的:我家男人怎么这么好看!

可是在这美丽的景象之中,蕴藏着的却是无尽的欲 望。安迷修早已知道。却不知道这一次还包括了某些不为人知的想法。

危险正在向安迷修袭来。

安迷修被这压迫感激得原本立得笔直的背向后倾去,手臂曲起撑在床上。

"所以我们来一次不 戴 的吧!怎么样啊,安迷修?"普普通通的三个字‘安迷修’从雷狮的舌尖仿佛划出一道暧 昧的光,苏得安迷修心尖一颤。

"啊?"安迷修表示懵圈儿,刚刚太注意雷狮念自己名字的骚 气了,忘了听他说了什么。

"我说,我们过除夕就来次不戴的吧!"雷狮很有耐心。

"不要!"安迷修整个身子往后退,靠上了床头的软垫。

"不要也得要!"雷狮更加逼近。

"雷狮!你不能这样!你,你再这样继续下去,我就要和你分手!我要告你强奸!"安迷修攥紧拳头,掩饰着心中的慌乱,言语间却仍然透露给雷狮一个讯息:这是个好机会!

雷狮在这一年的交往中,虽然特别希望自己能够真正进入安迷修一次,却还是按捺住,不愿意做些不正大光明的事情。他希望的是,安迷修答应了他,彻底接受他。

可是今天是意义重大的日子,雷狮不仅是因为自己的欲望,而且他觉得应该为这一天留下些什么特殊的记忆。

"不要啊——"安迷修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雷狮粗 暴地撕 开自己的睡衣而音调拔高,有些刺耳。

但在雷狮看来,这是一种情 趣。

反抗的声音被一波一波的快 感所淹没。

早上起来,安迷修伸手摸了摸身旁,发现没有人。他睁开因哭泣而变得红肿的双眼,有些困难地立起酸涩的身子,却看见雷狮正低着头,在床尾的地板上跪着键盘。

"你在干嘛?"因一夜嘶吼而变得沙哑的声音从安迷修口中发出。

"老婆你醒啦?"雷狮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一个箭步起身抱住了安迷修。快得让安迷修有些怀疑他只跪了一秒钟。

"老婆除夕节快乐!昨晚对不起!"雷狮的声音有些软糯,脑袋埋在安迷修的颈窝里蹭一蹭,"我不应该强迫你的!我只需要爱着你就好啦!"

"我——"突然,安迷修睁大了眼睛,"我的天,你别想得到我的原谅了雷狮!那是我给卡米尔买的机械键盘啊!你看我不打你!"


『瑞金』

今天是除夕,因为金和格瑞从小都是邻居,所以都聚在一起。

大人们谈起往事,都感叹着这两人的缘分。

"我还记得啊,格瑞你十几岁的时候吧?有一次来我们家的时候,我让金给你倒杯茶,结果他把茶全撒你裤裆上了。我就说水太少了,再倒点儿。我本来的意思是杯子里的水少了,结果这傻愣孩子把杯子里剩下的茶全给倒在你裤子上。"金的妈妈可谓是深有感触,首先发言,"后头让那小子带你去房间给你找条裤子换,可是你们又磨磨唧唧地不知道在房间里干什么,我们大人都喝完两壶茶了你们俩才出来!可笑得我哟!"

格瑞在桌子下与金相握的手紧了紧,视线在空中与金相撞。两人随即都低下了头,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那一抹春光。


『帕佩』

"今天除夕节快乐啊大狗!"帕洛斯用手指搅着自己拖把头般的头发,对正在晾衣服的佩利说,"诶大狗,你还记得我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吗?"

"记得。"佩利一边将衣服套进衣架一边回道,"当时你来驾校学车。"

"你当时超级彪悍!"帕洛斯舔了舔唇,补充,"现在乖多了。"

"你掌握不好离合,车起步时一耸一耸的。"佩利将衣服放到杆子上。

"你是暴脾气,骂了我一句。"帕洛斯从果盘里拿出了樱桃,放进嘴里。

"你 他 妈 日 车啊?"

"哈哈哈是啊,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回了你一句——"帕洛斯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阳台上佩利的身边,双手环住佩利的腰。

佩利顺从地低了低身子。

"不然他 妈 日 你啊!"帕洛斯轻笑着在佩利耳旁呼着气。

评论(3)

热度(42)